昔日穷山沟

入秋以来,坐落于德化县汤头乡福山村的春秋农场,一串串深红透亮的葡萄挂满枝头,触手可及。抬眼望去,漫山遍野数百亩刺葡萄,一片生机。

红土地上建起葡萄庄园

“近年来大量人口进城,德化乡村生态环境经过长时间休养生息,变得优越。”徐昌毅说,他2008年回乡创业时就有做农业的想法,并于2013年成立春秋家庭农场。

“种葡萄的土地不能太肥沃。种在田间的葡萄生长快,但质量不好,不适宜酿酒,而福山村的红土土质很适宜葡萄的生长。”经过几年的摸索,徐昌毅总结出一套立足于德化本土的“葡萄经”。

刚开始,徐昌毅发现鲜食葡萄市场并不景气。陷入困顿时,朋友的一句话启发了他。“我喜欢喝葡萄酒。有个湖南怀化的朋友对我说,既然你天天喝葡萄酒,不如自己种自己酿。”这让他灵光一现,不由得行动起来。

国内用来酿酒的葡萄主要品种是赤霞珠,但南方雨季太长,只能在大棚里种。问题是,大棚种植的葡萄用于酿酒,品质难以达到要求。

后来,他得知怀化有个刺葡萄沟,其中尤以芷江最为壮观。他便和朋友去走了一圈,参观了几个种植基地,发现漫山遍野尽是刺葡萄,而且不用避雨,自然生长。

随后,他在那里找到一个叫紫秋葡萄的品种,水分较多,有野果的芳香,皮厚可自然形成酵素,不用外部添加酵母酵素,颜色比赤霞珠漂亮,为深宝石红,其他的如单宁、花青素等重要的元素都比赤霞珠好,是酿制葡萄酒的上等品种。

从怀化取经回来,徐昌毅信心大振。在论证了紫秋葡萄在德化种植的可行性之后,他从汤头乡福山村承包闲置抛荒的山垅田、山地,流转土地2380亩,在德化的红土地上建起了葡萄庄园。

徐昌毅从2014年春天开始种植刺葡萄,将近两百亩,但一开始并不顺利。原来,葡萄怕得霜霉病,德化生态环境好,只要按时防范,就没问题。还有一个原因是施肥,徐昌毅想做绿色食品,所以拒绝使用尿素,但新土肥力不足,导致葡萄长势不好。后来他决定使用以羊粪为主的农家肥,既节约了成本,又保证了葡萄的生长需要。

解决了问题后,庄园的葡萄今年长势特别好。由于树苗偏小,徐昌毅让人把挂果的部分枝条裁剪掉。他说,树苗小根系不发达,养分跟不上,结太多果子会影响品质,也会伤葡萄树的元气。所以今年每株葡萄树只挂果几十斤。今年收获的葡萄已发至河北张家口、山东烟台等地友人的酒庄进行试生产,并测试相关数据。

“这里海拔850多米,昼夜温差大,结出来的葡萄品质很好,不比湖南那边差。”徐昌毅说。

“要做德化的绿色食品”

“葡萄新长出来的叶子是红色的,三年后的春天,漫山遍野一片火红,极具观赏性。”徐昌毅对农场今后的发展信心满满。

“今年结果的葡萄质量不错,意味着从种植和生长来说,已经不成问题了。现在关键是酿酒。”徐昌毅说,他对所要酿造的葡萄酒要求很高,只因他要做德化的绿色食品。

他告诉我们,葡萄酒的好坏取决于葡萄本身的质量,第一是品种,第二是年份,看这一年的雨水、日照、气温等是否适合葡萄生长。同时葡萄酒储存不恰当也会导致过酸变味,酿酒师的工艺调整也起到一些作用。所以好的葡萄酒像艺术品一样,需要细心雕琢,耐心养护。

曾对酿酒一窍不通的他,出于对葡萄酒的热爱,学习了三年,考取了酿酒师和品酒师的资格证。也正是他注重对葡萄酒品质的追求,近期春秋农场葡萄园迎来了省、市绿色食品专家的检测与评审。

“种植葡萄最好的是沙质土,第二是红土。德化的生态环境得天独厚,我们基地方圆十多公里没有工业污染,福山村周围有四五千亩的原始森林,再加上我们的高标准严要求,绿色产品称号志在必得。”徐昌毅说。

近期,葡萄园区正加紧基础设施配套建设,打造新型农业休闲模式,力争成为泉州“北大门”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福山村,这个昔日的穷山沟,正化身为德化最美的“葡萄沟”。 图片 1

本文由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网发布于农业重视,转载请注明出处:昔日穷山沟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